分類:海峽兩岸

WHA邀請機會渺茫 衛福部可能再開國際記者會

WHA邀請機會渺茫 衛福部可能再開國際記者會

2018-05-03 15:46聯合報 記者鄧桂芬╱即時報導

第71屆世界衛生大會(WHA)即將在本月21日登場,下周一(7日)就是報名截止日,我國至今仍沒收到邀請函。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大家清楚最近外交情勢和中共作為,今年情況仍非常艱困,外交部、友好國家及友邦都在繼續努力,只是目前沒有回應。

衛福部國合組技監許明暉表示,即便沒有邀請函,陳部長仍將率領「世衛行動團」,於18日深夜搭機前往瑞士日內瓦,行動團成員約有10人,均為該部署、司長,預計待完全場大會結束,也就是26日才離開。

今年較特別的是,除了有官方世衛行動團,立法院的立委視導團,醫界聯盟等民團也有組織「世衛宣達團」,民間企業則贊助青年學生組織「青年團」,民間也號召美國僑民等人共同前往,且會在大會周邊舉行相關「行動」。

因恐無法參加大會,陳時中說,他會以「全民健康覆蓋」為主題,分享台灣的健保成果;其次是「原住民健康不平等」論壇,討論台灣原住民的健康不平等及健康策略,並倡議對弱勢原住民健康問題予以重視。

此外,還有牙醫師公會協助辦理高齡口腔健康照護論壇,宣示照顧老年人的口腔照顧,疾管署也主辦防抗生素抗藥性議題論壇。另有一場則在籌備中。

外交部國合會也會在周邊會議舉辦論壇,向國際展示我國的衛生醫療貢獻,同時邀請相關合作國家共襄盛舉。陳時中說,他會盡一切可能讓世界看見台灣。

全民健康覆蓋(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是今年WHA的主軸議題,也是世界衛生組織(WHO)幹事長譚德塞最關心的議題,希望全球70億人口均能享有相同健康指標。

許明暉說,目前全球健康覆蓋率最好的國家評分為86分,最低的國家則是22分,而台灣的健康覆蓋率絕對也能在80分優等生行列中,因我國創造可負擔得起得健康模式。若醫療衛生昂貴卻負擔不起,好雖好,卻也跟沒有一樣。

為了能建立國際醫衛合作與情誼,許明暉說,去年我國共排59場與他國衛生部長的雙邊會議,今年目標則是超過59場,陳部長會非常努力,但也預期會非常辛苦。至於是否會主動和對岸衛生部長接觸?他說,目前兩岸氛圍是困難的。

「台灣在國際處境愈辛苦,就要更努力爭取。」許明暉說,國際記者會今年有高度機會再於瑞士舉辦,強調WHO需要台灣。既然要為全球70億人口提高健康覆蓋率,為什麼會獨漏台灣呢?

台灣去年無法參與WHA,讓衛福部長陳時中(中)自瑞士鎩羽而歸,但今年參加機會也十...
台灣去年無法參與WHA,讓衛福部長陳時中(中)自瑞士鎩羽而歸,但今年參加機會也十分渺茫。 報系資料照/記者鄭超文攝影
原住民陳時中瑞士

延伸閱讀

瑞士搶當加密幣金融中心

新竹市第二個原住民文化健康站在頂埔里啟用

爭取進WHA 陳時中:麻疹疫情凸顯防疫無國界

獲邀WHA? 吳釗燮:不容台灣樂觀

感冒藥混著吃 27歲研究生就醫才7天就不治身亡

感冒藥混著吃 27歲研究生就醫才7天就不治身亡

2018-04-22 11:11元氣網 綜合報導
感冒藥不能混著吃。 聯合報系資料照
感冒藥不能混著吃。 聯合報系資料照

一名年輕的研究生感冒自行購買成藥服用,卻因同時吃下多種感冒藥,加上本身基礎肝功能異常,引發高燒腹瀉,最後導致肝嚴重衰竭,才就醫一周就過世。他的主治醫師將這個病例記錄下來,警示世人感冒藥千萬不能混著吃。據現代快報報導,南京呼吸科醫師李培記錄一個令人遺憾的病例,一名27歲的張姓研究生因感冒去藥房買了多種感冒藥,隨後出現高燒腹瀉,一星期後受不了而到醫院門診,經檢測發現他肝、腎等等五個臟器系統功能都在衰竭,還有嚴重凝血障礙、血壓下降等症狀,在檢查中甚至休克,立刻被轉往加護病房急救。

通過血液檢測,張生被確診為「單純皰疹病毒感染」,李培指出這是導致感冒的眾多病毒之一,除了病毒感染,該病患的肝已失去功能,急需換肝,雖然他所屬的學校為他發起捐血和捐款活動,但最終張生因肝功能嚴重衰竭陷入昏迷,沒來的及換肝就病逝,從住院到過世只有短短7天。

主治醫師李培表示,張生本身有肥胖和脂肪肝的症狀,經常熬夜趕功課,感冒後因一種感冒藥無法退熱,就多買了幾種,加上自己身軀龐大,還自行增加吃的劑量。李培認為這就是導致肝衰竭的原因,「乙醯氨基酚」過量而導致中毒性肌溶解和肝腎衰竭。

「乙醯氨基酚」是感冒藥的最常用成分,約 80%感冒藥都含該成分。成人一次吃10~15g就會引起肝中毒,而基礎肝功能較差的人,對其耐受劑量又更低。李培說沒有充分證據證明一定是感冒藥導致肝功能惡化,但吃下多種感冒藥一定是壓垮他肝功能的最後一根稻草,感冒病毒本身會傷肝,再加上藥物,身體就崩潰了。

李培補充,很多人都中西藥混著吃,以為中藥溫和就比較安全,但很可能導致乙醯氨基酚超量。肝功能正常的人在停藥後,肝會自動修復;但肝本身就疾病的人就可能出問題。李培強調感冒藥不能混吃,成人一次攝入乙醯氨基酚不超過500毫克,如果幾種藥物一起服用,乙醯氨基酚的總攝入量要低於500毫克,兩次用藥間隔要在6小時以上,每天攝入不超過2000毫克,療程不超過三天。

感冒
肝功能
高燒
病毒感染

延伸閱讀

陸醫師考試放寬…台生福音

陸醫師考試放寬…台生福音

2018-04-14 01:25經濟日報 記者高行蘇秀慧/台北報導
大陸祭出31條惠台措施,醫療方面包括台灣學生當地習醫、就業,以及台灣醫師取得當地...
大陸祭出31條惠台措施,醫療方面包括台灣學生當地習醫、就業,以及台灣醫師取得當地醫師資格等三項開放措施。 報系資料照

大陸祭出31條惠台措施,醫療方面包括台灣學生當地習醫、就業,以及台灣醫師取得當地醫師資格等三項開放措施。國內醫界人士分析,這些措施已實施多年,由於配套不完善,造成先熱後冷情況,此次由大陸中央明確發布,較能確保政策落實,將有助台灣醫療人才登陸發展意願。

惠台措施有關醫療部分,包括台灣學生在大陸取得臨床醫學專業碩士學位、參加研究生學習一年後,就可參加醫師資格考試(26條);取得醫師資格證照的台灣人,可依相關規定,在當地申請執業註冊(27條);符合執醫條件的台灣醫師,可通過認定取得中國醫師資格,或申請在當地短期行醫(28條)。

全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常務理事,也是執業醫師的吳國治指出,上述27條及28條已分別在2009年4月及同年3月公布,不算是新措施,一開始由於國內醫學院難考,醫師工作環境不佳,確實吸引不少人到對岸發展,不過,受地方配套不完整,加上存在保護主義,導致這股登陸熱潮逐漸降溫,就以他朋友的小孩為例,在當地醫科畢業後應徵主治醫師,仍遭遇到優先僱用本地人的情況。他呼籲,到陸學醫行醫需審慎,一定得了解當地情況再作決定。

本次端出的新措施為26條,行政院評析後認為,台灣醫師在台醫療服務深受民眾肯定,社經地位高,待遇穩定,若台灣醫師前往中國大陸執業,尚需面對中國大陸醫師抵制、醫療糾紛多重等問題。

北醫學大學助理教授張濱璿認為,儘管許多大陸醫科學歷尚未被台灣所承認,仍可能吸引台灣未能考取醫科的優秀學生,未來直接在大陸落地生根。根據中華醫管學會統計,目前在大陸攻讀中、西醫及牙醫的台灣學生逾萬人。

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理事長朱益宏認為,過去惠台政策沒能落實,主要因受限對岸地方政府執行有落差,而這次由中央政府明確頒布,相信地方將加大配合度,掃除現實面的限制與障礙。

經濟日報提供
經濟日報提供
醫師北醫

延伸閱讀

廈門攬才 學者:對台高階人才磁吸效應待觀察

中國惠台31項措施 政院正名為對台措施

惠台變「對台」 羅智強諷「老虎改成貓、英明佩…

惠台措施民調:年輕人認為大陸最友善 6成願意…

內外蒙古兩樣情:一面兩體的「獨立」與「自治」

內外蒙古兩樣情:一面兩體的「獨立」與「自治」

2015/11/03 島夫
兩個蒙古,一內一外,在不同意識形態的糾葛與選擇下,踏不同的民族自決之路。 pho...
兩個蒙古,一內一外,在不同意識形態的糾葛與選擇下,踏不同的民族自決之路。 photo credit:www.david baxendale.com(CC BY-ND 2.0)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的第一槍在武昌打響後,湖北軍政府旋即於11日成立,公布《安民布告》並廢除清朝宣統年號,改國號為中華民國。隨著武昌的獨立,各省亦陸續宣布脫離清廷獨立,清朝政府在中國286年的政權遂逐步走入歷史。

湖北此一槍響也震動了關外的內、外蒙古,改變了蒙古與中國既有的結盟關係。清治時期,蒙古地區不同於「內地」(關內)省份,約略可分為八旗蒙古、內蒙古,與外蒙古三個部分,分別實行盟旗制與札薩克制。八旗蒙古由八旗兵丁駐守各地,屬軍事組織,但駐守的範圍同時也是行政區域,至今中國內蒙古地區的地名大多數仍沿襲此命名系統;而內屬蒙古各旗則由北京朝廷派任地方官員治理,與其他省份的州、縣無異;至於外藩蒙古各旗,則由當地世襲的「札薩克」管理,處於半自治狀態。

辛亥革命之後,在沙俄的支援下,外蒙古的哲布尊丹受到喀爾喀蒙古四個盟部的擁戴,於11月中旬組成臨時總理蒙古國務衙門,從外蒙古四部和庫倫(今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附近調集軍隊,配置沙俄的武器裝備,推翻清朝駐庫倫辦事大臣,登基稱「額真汗」(俗稱博克多汗),成立「大蒙古帝國」(亦稱博克多汗國),脫離中國「獨立」。隨後,大蒙古帝國並先後向內蒙古六盟、呼倫貝爾地區、歸綏城(今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以及察哈爾地區(相當約今河北省張家口市、北京市延慶、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及烏蘭察布市一帶)發出《致內蒙古各盟王公文》,提出優待條件,希望各旗一體歸順,並承諾如民國政府干預,庫倫政府將出兵予以保護。

外蒙古的獨立反映了漢族與蒙古族之間長期累積的民族、階級矛盾,其原因亦和清廷的統治政策有關。一般總認為滿蒙兩民族的交好維繫了清朝政權的穩定,實則不盡然。在康熙皇帝推行攤丁入畝、「滋生人丁、永不加賦」的政策後,中國「內地」的人口數量急速增長,在地狹人稠、糧食不足的生存壓力下,清廷逐步放鬆對蒙古的封禁政策,開放部分蒙地,讓「內地」的漢人得以大規模遷徒到關外,開啟了歷史上「走西口」的風潮。到了光緒年間,「內地」的土地兼併問題日益嚴重,再加上連年兵災,清政府急於籌募巨額賠款,更迫使其全面開放蒙古邊境,以徵收開荒稅金。其結果,「內地」大量的失地農民湧向蒙古,透過繳交「押荒銀」取得土地永久使用權。此舉不但導致蒙古地區漢蒙間的階級、民族矛盾,更直接削弱了「札薩克」及貴族王公對當地的統治權與經濟利益,致使滿洲貴族與蒙古王公原有的「特殊盟友關係」趨於鬆馳,蒙古文化自身的主體性和社會、經濟結構亦逐漸被漢族文化侵蝕。

▎中俄競爭下掙扎的外蒙古

為求保存「大蒙古帝國」主體性的外蒙古,選擇「親俄反中」來擺脫清治時期漢族中心主義...
為求保存「大蒙古帝國」主體性的外蒙古,選擇「親俄反中」來擺脫清治時期漢族中心主義,與沙俄簽署《俄蒙條約》。圖為以蒙古人民共和國為主題的蘇聯郵票。(圖/維基共享)

在意識到自身文化與主流漢族文化融合的過程中,逐步喪失主體性的「大蒙古帝國」,最終選擇「親俄反中」來擺脫清治時期漢族中心主義在當地擴散所造成的影響。外交上,沙俄以「調停人」的身份要求袁世凱領導的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承認外蒙古獨立,以維持大蒙古帝國的現狀。內政上,1912年9月,大蒙古帝國與俄國簽訂《俄蒙條約》和其附約《商務專條》,保證俄國商民在外蒙古的居住、開墾,及經商等各項權利,而俄國則協助外蒙古訓練國民軍、維持現有秩序,以抵抗漢人移民及中國軍隊。

然而,《俄蒙協約》和《商務專條》激起中國北洋政府的反對,為換取沙俄承認中國對外蒙的「統治權」,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於1915年6月與沙俄、大蒙古帝國共同簽訂《中俄蒙協約》(亦稱恰克圖條約),沙俄表面上承認外蒙古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但中國政府亦承認外蒙古的「自治」權,並不得在外蒙古設置行政機構、駐軍,及移民。其結果,大蒙古帝國的「獨立」在名義上變成「自治」,中國取得徒有其名的「宗主權」,而沙俄則保持了在外蒙「獨立」期間所獲得的各種政治、經濟特權(也正是這段歷史淵源,後遷徒至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及其憲法至今仍認定外蒙古為其領土的一部分,此乃後話)。

然而,到了1919年,北洋政府片面撕毀協議,派軍隊用武力取消了外蒙古的自治權,直至1921年俄國白軍動用武力驅逐中國勢力,大蒙古帝國的「自治權」才又得以恢復。不久之後,共產革命襲捲大蒙古帝國,蒙古人民黨於1921年7月取得政權,改國體為君主立憲制,但直至1924年哲布尊丹(博克多汗)逝世後,蒙古人民黨才著手修改憲法,改名為蒙古人民共和國。其後,受到80年代東歐社會主義垮台的影響,1990年一群青年在烏蘭巴托以絕食的方式瓦解了社會主義政體,更改國名、國旗、國徽,並逐步推動民主化,成為今日我們所熟悉的蒙古國。

二零年代共產革命襲捲大蒙古帝國,「蒙古人民黨」於1921年7月取得政權(後改名為...
二零年代共產革命襲捲大蒙古帝國,「蒙古人民黨」於1921年7月取得政權(後改名為蒙古人民革命黨),創黨人達木丁·蘇赫巴托爾與另外五人擬訂具體建國計畫,改國體為君主立憲制。圖中央為蒙古人民黨黨徽。(圖/維基共享,轉角國際自製)

▎踉蹌坎坷的內蒙自治運動

相對於外蒙古汲汲營營地希望藉由「獨立」來肯定自身作為蒙古族的主體性,內蒙古在「脫離中國獨立」與「在中國宗主權下自治」之間的選擇則顯得踉蹌,不斷在各種意識形態間來回掙扎。武昌起義後,內蒙古6盟49旗中即使已經有35個旗,以及呼倫貝爾地區的索倫、巴爾虎等旗、察哈爾地區的6個旗向庫倫政權表達歸順之意,但大多數的王公、總管仍對該不該獨立處於猶疑不定的觀望態度。

有趣的是,僅管大多數的蒙古王公仍對「獨立」與「自治」保持搖擺的態度,但其背後的意識形態及政治算計卻各不相同,因此,清治時期蒙古各郡王、總管依盟旗半自治的統治方式,影響了內蒙古在追求自身主體性時,所遭遇到的殊途卻同歸的複雜歷史軌跡。舉例而言,1911年秋,呼倫貝爾地區額魯特旗總管勝福、新巴爾虎旗總管車和扎等各旗王公共同商議呼倫貝爾「獨立」,並加入大蒙古帝國。在此決定下,勝福等人要求中國官員和軍隊撤出呼倫貝爾、禁止漢人向呼倫貝爾移民,且在地漢民如不承認新官府,即驅逐出境。然而,此波針對中國北洋政府的「獨立」運動,打著的旗號卻是「大清帝國義軍」。因此,雖然呼倫貝爾地區面臨著與外蒙古同樣的蒙—漢民族/階級對立問題,在意識形態上,其獨立卻是透過反對共和與恢復清室皇統的名義進行,於是,便註定了呼倫貝爾地區的獨立運動自此無法擺脫中國「內地」政治意識形態的影響力,使得該地區無法如外蒙古般透過獨立來突顯其自身的主體性。

然而,僅管其獨立背後存在著不同的意識形態,因為俄國的介入,呼倫貝爾最終亦經歷了和大蒙古帝國一樣的「自治」經驗。俄國利用機會在其「獨立」期間與勝福政權接觸,取得了在呼倫貝爾地區捕魚、伐木、采礦、墾殖等權利。隨後,1915年11月,俄國政府並與中國政府簽訂《中俄關於呼倫貝爾之協定》,承認呼倫貝爾為直屬中華民國中央政府之特別區域,除關稅及鹽稅由中央政府征收外,其他稅收及收入均歸本地官府,而中國也承認俄國與勝福政權的簽訂的所有合約。至此,呼倫貝爾的獨立內涵最終又如鐘擺效應擺回了「在中國的宗主權下自治」這一端。

相對於呼倫貝爾透過「獨立」恢復清室的主張,同屬內蒙的卓索圖盟(該盟今已裁撤,約今遼寧省西部、河北省東北部一帶)喀喇沁旗郡王貢桑諾爾布(貢王)則認為,蒙古之所以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只是因為將清朝奉為正朔,與中國本身並無關係,因此,一旦清朝消亡,蒙古不僅應該重新正視自身與滿人不同的主體性,更應該脫離中國獨立。在此主張下,貢王一方面在王府內建立新式學校,招募兒童、延請教師講習知識,以追求蒙古族的現代化,另一方面則經日本著名浪人川島速浪的牽線,與日本政府合作註1,希望聯合內蒙古各旗,組建現代優勢兵力,推動「內蒙古獨立」。不幸的是,1912年6月,貢王向日方購買的武器彈藥被奉軍截獲,相關活動遂不了了之。其後,不甘心的貢王又召集熱河(約今河北省、遼寧省,與內蒙古自治區交界地帶)各旗王舉行聯席會議,主張熱河行政區自治。為消弭貢王在地的政治影響力,北洋政府於1912年10月邀請(ㄘㄨㄟ ㄘㄨˋ)貢王赴北京就任民國政府蒙藏事務局總裁.甚至以「效忠民國」的名義嘉獎貢王,於是,進退維谷的貢王從此長居北京,在北洋政府蒙藏事務局及蒙藏院任職達16年,無形中消除了「內蒙古獨立」的後續活動。

此外,在內蒙古尋求獨立的路途上,東蒙古哲里木盟科右前旗扎蕯克郡王烏泰則屬於「投機派」,利用「獨立」作為政治籌碼,向俄國、大蒙古帝國,和北洋政府換取政治、經濟利益。他一方面向庫倫呈遞歸順文書,以換取封賞和武器援助,另一方面則致函北洋政府東三省都督趙爾巽,要求減免其所欠大清銀行30萬兩的借款,以換取全旗人心的安定。最終趙爾巽反對烏泰的要求,烏泰遂舉兵「東蒙古獨立」,最終為北洋政府平定。

正是因為內蒙古各盟旗的郡王與中國政治場域中各種不同的意識形態相互交雜、掣肘,導致內蒙古在「獨立」與「自治」間的選擇問題懸而未決。為徹底解決這個治絲亦棻的問題,1913年初,大蒙古帝國庫倫政府在俄國的支援下,向內蒙古發動軍事攻擊,戰火從烏蘭察布盟西部到錫林郭勒盟東北部燃起,並蔓延到包頭、歸綏、張家口一線,致使「張庫商道,路無行人,沿途台站,悉被撒毀」註2。隨後,北洋政府協助內蒙古各盟旗發起反擊,陸續擊退來犯的外蒙軍隊,讓內蒙古王公們各自不同的意識形態算計得到了一個共同答案:「自治」。1947年,內蒙古自治政府成立,並於1949年12月改稱為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至此,內蒙古走向了和外蒙古截然不同的歷史道路,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一種歷史,兩種命運

歷史交錯下,外蒙古成為一個有獨立國體的國家,內蒙古僅只是中華民族兒女思想裡的一個...
歷史交錯下,外蒙古成為一個有獨立國體的國家,內蒙古僅只是中華民族兒女思想裡的一個少數民族。圖為中華民國成立初期,提倡漢滿蒙回藏大融合的「五族共和」概念。(圖/維基共享)

由內外蒙古追求主體性的歷史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到「獨立」與「自治」作為一個面向下的兩種體制,如何在中國國內與國際政治的角力下交互論述,以符合各種不同意識形態的需要,甚而最終在歷史機緣的安排下,形成當今「蒙古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內蒙古自治區」兩種截然不同的政治體制,讓居於兩地、具有相同文化底蘊的蒙古族最終發展出截然不同的思考態度。舉例而言,「蒙古學研究」在蒙古國屬於「國學」,但在中國的內蒙古卻屬於「少數民族研究」;而兩地對成吉思汗的定位亦大不相同,成吉思汗在蒙古國是「蒙古人共同的父親」,但在中國以漢族為主體的多元文化的論述下,卻僅僅只是「中華民族的兒女」(所以常有居於內蒙的蒙古族人自嘲,按這個輩份算來,自己只是中華民族的龜孫子),其間造成的差異,恐怕不是當年內、外蒙古的貴族王公在面臨「獨立」與「自治」的抉擇時,所能夠想像的。

然而,歷史上的抉擇都有其現實因素,不能以今天的眼光來論斷是非,只是,在看待當今國內外的分離主義時,我們不妨也以此「歷史學的想像」來思考一下,各種抉擇背後意識形態的現實因素,以及其對相關國家/政治主體可能造成的影響,這樣或許能幫助我們理解無可逆的歷史命運在提前今天所透露的蛛絲馬跡。

▎備註

註1:貢王一開始尋求的合作對象是俄國,但因為卓索圖盟與俄國並無邊界,所以俄國僅表示同情,並無合作意願。

註2:引自陳箓(1917),《止室筆記》,p. 194

島夫

出生成長於島嶼臺灣,大學畢業後渡洋至另一島嶼求學,最終獲社會學博士學位。長期關心東亞文化政治與歷史議題,現旅居中國,讀書、寫作、劈柴、炊飯,並期許自己重新以乾燥大陸的視野反思自身潮濕的島嶼認同。

蒙醫是怎麼練成的(下):現代醫學體系中的蒙醫

蒙醫是怎麼練成的(下):現代醫學體系中的蒙醫

2017/05/11 島夫
在現代等級制的的醫療服務體系中,大批的資源與人才集中到城市的大醫院,特別是內蒙古...
在現代等級制的的醫療服務體系中,大批的資源與人才集中到城市的大醫院,特別是內蒙古國際蒙醫院中,導致基層醫療品質的匱乏。圖為內蒙古國際蒙醫院的藥材展覽區。 圖/中新社

▌前篇:《蒙醫是怎麼練成的(上):跨知識體系下的蒙古大夫》「蒙古大夫」大概就是蒙醫無可逃脫的處境吧?蒙醫吸收了各種知識體系的理論與身體觀,但反過來卻又無法被安置到任何一個知識系統裡面,最後只好在自成一家的同時承受著他者的奇異眼光…

蒙古帝國衰落之後,1575年起,藏傳佛教二度在蒙古高原上興盛,連帶也把藏醫的知識體系帶入了混合漢醫、印度醫學,和阿拉伯醫學的蒙醫體系中,並逐漸成為主流。1741年起,在清朝政府的組織下,藏醫學的名著《四部醫典》、《藍琉璃》相繼被翻譯成蒙文,而烏蘭巴托等地也成立了「醫明學院」,系統性地研究藏醫的藥方和醫療技術,並參照蒙古高原的環境和生活條件加以改良,從而奠定了現代蒙醫的藥學基礎。時至今日,許多蒙醫在開立藥方時,仍習慣以藏文作為主要的書寫語言。

但藏醫給蒙醫帶來的影響並不僅於此,藏傳佛教的流行讓當時許多家長趨之若騖地將家中孩子送到寺廟裡學習,從而讓藏醫/蒙醫的學習與傳承管道不再僅止於官方的研究機構或寺廟,開始向民間流傳散布,從而建立了蒙醫的「家傳制度」。

酒酐耳熱之際,我轉頭問坐在旁邊的貴其德醫生,他的醫學知識是在哪裡學的,他驕傲地告訴我,他出生於蒙醫世家,到他已經是第四代了。以前家裡窮,養不起孩子,只好送到廟裡當喇嘛,想不到意外讓他曾祖父發現有學醫的天份,自此之後,他家的孩子都會送到寺廟裡跟喇嘛學醫,再輔以家傳的診脈技術,自成一派,「到我家姑娘才中斷,改上現代學校。」註1

「但你也是醫學博士啊,還是碩士研究生導師呢!」我指著他的名片繼續追問。

對,我在蒙古國唸的博士。沒辦法,這年頭要在體制裡生存都要有正規學歷啊。

但,為什麼是蒙古國呢?

藏傳佛教在蒙古高原上興盛,連帶也把藏醫的知識體系帶入。圖為拉僧廟的佛塔,建於16...
藏傳佛教在蒙古高原上興盛,連帶也把藏醫的知識體系帶入。圖為拉僧廟的佛塔,建於1682年,是內蒙古西部最早的佛教聖地和蒙醫學府。 圖/中新社

現代西方醫學與藏醫學的相遇其實是從俄國開始的。1857年,俄羅斯發生疫情,一名布里亞特的藏醫亞歷山大‧巴德瑪耶夫(Aleksandr Badmaev)被邀請到聖彼德堡協助防疫,而他的弟弟彼德‧巴德瑪耶夫(Pëtr Badmaev)則於1870年起在沙皇亞歷山大二世的允許下,在聖彼德堡開設醫館行醫。彼德於1902年將《四部醫典》翻譯為俄文,搭建起藏醫和西方醫學交流的橋樑。其後,俄羅斯的蘇維埃政府將藏醫知識當作贏取境內卡爾梅克蒙古族布里亞特蒙古族人心的手段,間接也促成了藏醫、蒙醫,與西醫在俄蒙兩地的交流。

然而,1921年之後,隨著西方醫學的流行,藏醫在蒙古國逐漸被指控為庸醫,特別是當1923年2月,蒙古人民黨創始人、蒙古國人民革命英雄蘇赫巴托將軍的死亡被歸罪於忌妒的喇嘛下毒所致後,藏傳醫學便完全中斷其傳承,直到1958年於布里亞特出土一批桑結嘉措(《藍琉璃》的作者)召集畫工繪製的79幅人體解剖、藥物、醫療方法/器械、脉脈、尿診等掛圖後,才吸引一批受西醫訓練的學者重新研究藏醫。在此機緣下,隔年1968年,蒙古國重新建立起藏傳醫學的教育機構,恢復對蒙/藏醫的研究。因此,在蒙古國的蒙/藏醫教育,主要是以西方醫學的知識視角來重新「發掘」本土醫學的價值。

1968年,蒙古國重新建立起藏傳醫學的教育機構,恢復對蒙/藏醫的研究。圖為藏醫學...
1968年,蒙古國重新建立起藏傳醫學的教育機構,恢復對蒙/藏醫的研究。圖為藏醫學的醫療掛圖。 圖/flickr via bobistraveling

內蒙古自治區的蒙醫傳承則除了藏—西醫之間的關係外,又夾雜著中國政治與漢醫帶來的權力配置因素。以家傳、帶徒,以及寺廟喇嘛傳承為主的蒙醫教育,因共產黨對宗教的意識形態、及漢—藏之間的緊張關係影響,在社會上只能保持著隱晦而低調的角色。直至1958年,內蒙古醫學院(現為內蒙古醫科大學)成立「中蒙醫系」,並設立「蒙醫基礎理論教研室」之後,蒙醫教育才正式進入中國現代的大學體制中(但1967-1977因文化大革命中斷高考而未招收學生)。

在如此設計的教育體制中,蒙醫一直被視為附屬於漢醫(中醫)知識體系下的一支民族醫學,直至1978年,內蒙古蒙醫學院(2000年後與內蒙古民族師範學院、哲里木畜牧學院合併為內蒙古民族大學)於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成立,開設5年制的大學部蒙醫專業班後,蒙醫才在運作上成為不同於西醫和漢醫的獨立學院;至於內蒙古醫學院的「中蒙醫系」,則時至2006年才與中醫學院分開,單獨成為「蒙醫藥學院」。即便如此,在學術定位上,依中國教育部公布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中醫學/中藥學和(西方)基礎醫學、臨床醫學同屬一級學科,而民族醫學(蒙醫學、藏醫學)仍隸屬於中醫學的二級學科,其地位仍夾在西醫與漢醫間的邊緣。

因此,當蒙醫知識在蒙古國中斷傳承時,內蒙古自治區仍有一批寺廟、喇嘛培養出來的蒙醫在蒙古高原上低調的行醫;而當蒙醫進入中國現代教育體系,並逐步建立起規範化的行醫資格制度時,也正值蒙古國蒙/藏醫學研究的興起,正是在這時間交錯造就的機緣下,目前在內蒙古執業的蒙醫中,特別是家傳的蒙醫,許多人都有留學蒙古國的經歷。除了貴其德醫師外,在座的巴虎山教授也是在蒙古國取得博士學位。

內蒙古醫學院(現內蒙古醫科大學)成立中蒙醫系、蒙醫基礎理論教研室後,蒙醫教育才正...
內蒙古醫學院(現內蒙古醫科大學)成立中蒙醫系、蒙醫基礎理論教研室後,蒙醫教育才正式進入中國現代的大學體制中。圖為在內蒙古醫科大學舉行的醫藥類畢業生就業洽談會,吸引大批畢業生與廠商企業參加。 圖/中新社

除了蒙醫學的教育外,蒙醫院的設置也是蒙醫發展非常重要的里程碑。2006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確定新建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使其成為目前國際上規模最大的蒙醫綜合醫院。2007年,中國政府11個部委也隨之聯合發布了《關於切實加強民族醫藥事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主張「堅持保持和發揮民族醫藥特色優勢,遵循民族醫藥自身發展規律和特點」,發展「民族」醫藥產業。以此指導意見為基礎,不僅蒙醫的溫針、火針療法,以及正骨療法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蒙醫/藥事業也成為內蒙古自治區各級政府發展國民經濟和社會福利的重點環節。

舉例而言,內蒙古自治區政府於2010年重新修訂了《內蒙古自治區蒙醫中醫條例》,明確指出「旗縣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蒙醫藥中醫藥事業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畫,並對蒙醫藥給予重點扶持,保障和促進自治區蒙醫中醫藥醫療、保健、教育、科研、產業、文化事業的發展。」而同年的統計年鑑資料也顯示,內蒙古自治區的蒙醫醫療機構一共有84所,形成了一個「以2所自治區級蒙醫醫院為龍頭,12所盟市級蒙醫機構為骨幹,70所旗縣級蒙醫機構為基礎」的蒙醫服務體系。

2006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新建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使其成為目前國際上規模最大的...
2006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新建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使其成為目前國際上規模最大的蒙醫綜合醫院。 圖/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

然而,也是在這樣等級制的醫療服務體系中,大批的資源與人才集中到城市的大醫院,特別是內蒙古國際蒙醫院中,導致基層醫療品質的匱乏。「看病難、看病貴」這個中國醫療服務的老病根,隨著現代蒙醫服務體系的建立,也逐步侵蝕了蒙醫以「村」(稱之為「蘇木」,蒙古自治區的行政區單位)、基層為主的行醫傳統。像王布和大夫那樣堅持在村裡行醫的蒙醫,已經越來越少了。

國際蒙醫院成立後的確推動了蒙醫在科研、教學,和醫療實踐上的發展,但把所有資源都集中到城市來,旗縣、村裡的百姓要看病可就難了。你看這附近這麼多旅店,那個來看病的不是住上十天半個月的,得花多少錢啊?

時間已經過了午夜12點,帶著我的大哥帶著微醺的醉意,冉冉地吐出一口煙,意味悠長地說。

「這倒是,住上個幾年的也都有。別說這個了,來,乾了,我讓院裡值班的研究生開車送你們回去。」他的好哥們,巴虎山教授這麼回。說是要散場,讓研究生替我開車送我回去,但巴虎山教授沒捨得他的哥們,而他的哥們沒捨得我,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開車帶我回家,再一起吆喝著消失在昏黃路燈的燈影下。

看著這群熱情好客的蒙古人,以及巴虎山教授逐漸遠去的背影,我似乎對「蒙古大夫」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在現代西醫的視角下,他們是中/漢醫學體系的一部分,但在現代中/漢醫學的視角下,他們從西藏、印度、阿拉伯醫學那裡學來的知識體系又不一定能穩妥地嵌入其中。在跨界的醫學知識體系中求取生存之道,卻從來不曾失去這個民族對生命及人群的熱情,誰說這不是艱難人生的現實寫照呢?

「看病難、看病貴」這個中國醫療服務的老病根,隨著現代蒙醫服務體系的建立,也逐步侵...
「看病難、看病貴」這個中國醫療服務的老病根,隨著現代蒙醫服務體系的建立,也逐步侵蝕了蒙醫以村、基層為主的行醫傳統。堅持在村裡行醫的蒙醫,已經越來越少了。 圖/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

▎備註

註1:這裡指的「中斷」,意思除了表示在現代國家的體制下,「家傳」的醫學知識不再受到承認外,同時也是在中國一胎化的政策下,因為無法將唯一的女孩送到寺廟學習,故而中斷。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島夫/蒙醫是怎麼練成的(上):跨知識體系下的蒙古大夫

島夫/內外蒙古兩樣情:一面兩體的「獨立」與「自治」

陳岱嶺/加彭的史懷哲醫院:後偉人時代的永續難題

 

島夫  中國/某地

出生成長於島嶼臺灣,大學畢業後渡洋至另一島嶼求學,最終獲社會學博士學位。長期關心東亞文化政治與歷史議題,現旅居中國,讀書、寫作、劈柴、炊飯,並期許自己重新以乾燥大陸的視野反思自身潮濕的島嶼認同。

上林外科眼科診所
Assign a menu in the Left Menu options.
Assign a menu in the Right Menu options.